全国分店-王氏品牌商城
王氏官网欢迎您,王氏14年-只为那只蟹!

王氏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 发布:2019-09-14;
  • 来源:https://www.wangshi.com.cn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秋风起,蟹脚痒。

  中秋将至,螃蟹也要上市了。

  日历上明晃晃的“中秋”二字,撩动着食客们的心,也催促着郭德贵与郭玉花的离家的脚步。他们是王氏的挑蟹师傅和绑蟹阿姨,同时还是一对年逾六十的兄妹。每年中秋节前两周,他们就会收拾好行李,告别家人,踏上从江苏农村驶向杭州的那班火车,准备开启一年中在王氏最忙的那段,为期两个月的“工作高峰”。

  作为陪伴王氏十三年的老将,他们个顶个都是能手。

  郭德贵随手一拿,就知道螃蟹的斤两和品质,郭玉花一手拿蟹,一手拿香草,双手上下翻转,十几秒就绑好一只螃蟹。像这样的能手,王氏还有几十位。每天他们过手的螃蟹超过3000只,曾有各种新闻报道称,“吃蟹的不如挑蟹、绑蟹的赚得多”,人均月入过万的薪资让许多网友眼红,但这些叔叔阿姨布满皱纹和划痕的手上,还藏着一段又一段,万元薪资背后的故事。

  一眼扫过去,我就知道哪些好坏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六十五岁的郭德贵对于挑蟹这件事很有信心。

  他指着自己手机上的存图给大家看,“这只是公的,这只是母的,这只只是看着个大,你看这只,屁股位置盖子有顶起来,吃起来口感肯定好的。”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郭德贵常年与螃蟹为伴,皮肤被晒得黝黑发亮,粗糙皲裂的双手密布着深浅不一的划痕,但从讲述时有力描绘场景的动作都能看出,就算是初露水面的重量级
大闸蟹挥着钳子准备进攻,也不得不在这双手的限制下乖乖投降。

  业内常说,一只蟹好不好,三秒就知道。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三秒,可能有点太久了。“我现在上手一拿,就心里有个数了,你这堆蟹好还是坏,适不适合我们家收,那一上手我就掂出来了。”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郭德贵家中有片鱼塘。自打有记忆起,那片鱼塘里就散养着些鱼虾,后来养起螃蟹,也是个偶然的事情。

  “那会儿没什么经验,但有了就养养试试,万一成了呢,你说是吧?”他笑着跟我们讲,当时听说海鱼营养价值高,虽然贵,但为了养出好螃蟹,也精细地投喂起来,“养螃蟹时间久,一两天看不出来效果的,但那年螃蟹该捞得时候啊,明显比之前看着壮、拎着沉,吃着也好吃了,诶,那会儿我就知道,这样的螃蟹准没错。”他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像是感到在夸耀自己,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后来有那么一年啊,王总正好来我家那边找经验比较丰富的蟹农来帮他挑螃蟹啊选螃蟹啊,就有人推荐了我。”

  当时的郭德贵已经有了几年养蟹经验,对于螃蟹的品质,也有了独到的挑选技巧。王氏集团的掌门人了解过后,十分欣喜,专门请他去王氏担任挑蟹师一职,这一当,就是十三年。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王氏挑蟹一共有四道工序:蟹农捕捞后按照斤两分好批次,送去王氏的收货基地进行挑选;普通挑蟹师傅抽样挑个几捆,捏捏爪子,掂掂轻重,虚软无力的那肯定不要;留下来的那批,再让挑蟹高手进行辨别,成堆的螃蟹他们上眼一瞧,心里就知晓了大概,再一过手,不符合精品蟹标准的螃蟹,又被筛出去一大半;等送到门店时再经过门店绑蟹师仔细验收。前前后后这四道工序,把螃蟹筛了个通透,最初蟹农若是送来十只,那只有一只优质螃蟹能成功入选。

  “为了顾客,那肯定要挑出最好的螃蟹,这是我们的想法,也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事情。”郭德贵始终认为,别的都是虚的,只有螃蟹的品质才是最重要的,“顾客能吃到好吃的螃蟹,喜欢我们家的螃蟹,那我们也开心,证明自己没白忙活。”他又腼腆的笑了起来,期待着今年的,能给顾客送去同样的优质蟹。

  过节都想吃个鲜,我们辛苦一点也应该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郭玉花和哥哥郭德贵是一起来到王氏的,但她的身份,是绑蟹人。

  作为王氏到客户手上最后一道坎,绑蟹人的存在至关重要,“快递中间运输过来,那多多少少会有损伤。我绑蟹时候看到有断腿、或者没什么活力的蟹,就直接挑出来放到一旁,这种蟹是绝对不能给顾客的。”郭玉花始终坚持着这一想法,她手中绑好的蟹,都必须配得上“精品”称号,配得上“只为那只蟹”的王氏。

  与挑蟹不同,绑蟹要和大闸蟹对峙的时间要更久些,你要找准位置一把掐住它,限制住它唬人的钳子和乱动的蟹腿的同时,还得抻出两细一粗共三根的一米长的泰国香草,在螃蟹身上横三竖三的绕出十字花,把它缠绑紧实,才算搞定一个。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像我现在熟练了,能一只手掐住螃蟹,这要搁以前啊,不用两只手掐那肯定受伤的。”最初接触大闸蟹时,郭玉花心里也在打鼓,“大闸蟹钳子凶,夹住手指后疼得人直叫唤,这时候要是一甩,那肉都得甩掉了。”提起那个场景,她有些唏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手指。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王氏的绑蟹人为了更大限度的避免受伤,会戴三副手套:最里面一双防水,中间一层布面,外层再套厚些的。

  但大拇指掐螃蟹掐的用力,指甲盖里出现淤血,手套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没办法啊,不用点力气都抓不住它,每年甲面都得脱掉一层,得等来年才能好。而且手套也不能太厚了,要不然绑蟹慢了可不行呀,大家还等着回家过节呢。”郭阿姨摩挲着她的大拇指甲盖缓缓的说到,那是今年新长出来的。

  “我们忙得时候啊,得从凌晨三点绑到晚上十点,中间留个吃饭的时间,扒拉两口就又回去绑蟹了。”虽然提起来忙碌,但郭阿姨却不觉得疲惫,“杭州人中秋节都想吃个鲜嘛,我们辛苦一点也是应该的。”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自打她来王氏后,就再也没在家里过过中秋节,但王氏总会让她体会到家的温暖。“我们一个礼拜也就忙几天,王总很慷慨,我们来回的食宿费用都是他负责的,忙完了之后他还会请大家吃饭,年轻人也好,年纪大的也好,王总都会一视同仁。”郭玉花微笑着说到,“我们一年也就忙这一阵,把事情办好,让来取货的顾客都能开开心心的,吃到好吃的螃蟹,那我觉得我们就够了。”这同样,也是她今年的心愿。

一年忙两月,月均工资万八千,他们还是不满足

  在王氏呆的久了,郭玉花郭德贵与店里的人都很熟络,一路走进来每个人都会打声招呼,看到相识多年的熟面孔也会停下脚步,像邻里之间,闲话几句家常。在他们看来,能来王氏是一种福分,中秋团圆的场景,他们在王氏达成了。

  他乡中秋月更圆,这是王氏传递给他们的温暖,他们用多年的经验挑选着每一只好蟹,绑制着每一份蟹礼,将这份温暖通过品质,传去千家万户,带给每一位王氏有缘人。

  
f